垃圾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垃圾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和女鬼有个约会[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37:15 阅读: 来源:垃圾桶厂家

早上一睁眼,墙上挂的时英钟表针已指向八点二十分,晕啊,我狠劲儿地捶了下头,该死,怎么睡过头了啊?跳起来简单洗把脸,顾不得刷牙,套上外衣风风火火冲出门,肋生双翅般直奔单位。

“小u,你怎么搞的,又迟到了!”主任瞪着一双牛眼,怒不可遏地望着我。我垂头丧气地等着挨训,心里却委屈得不得了:我也不想睡过头啊,都是那场梦害的,这梦做得好长好长……

我走在一条幽深幽深的楼道里,不知走了多久,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边走边打量,感觉这个地方好象既熟悉又陌生,非常奇异的感觉。来过还是没来过?正在努力地思索着,一个约摸十几岁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女孩儿迎面挡住我的去路。楼道里光线太暗,看不清楚她的五官。

没等我开口,她先说话了,声音很弱,透着无限的凄楚和忧伤:“姐姐,我找不到家了,你帮帮我好不好?”

“你的家在哪里?告诉姐姐,我帮你找。”我向着她的方向走了几步,想看清她的相貌。可是她却向后退了几步,我们之间仍然保持着原来的距离,仍然看不清她的脸。

我很奇怪,又朝她走了过去:“别怕,姐姐不会伤害你的,过来让姐姐看看你。”这次她没有后退,站在原地没动。虽然看似五六米的距离,我却走了好远,终于看清楚了——她的脸,不,天啊,那怎么会是我的脸?我象是对着一面镜子,那里面的面孔太熟悉不过了,那不是我自己吗?

这,就是我昨夜的梦魇,害我迟到挨骂的根源。鬼知道这个梦做了多长时间,我只觉得好累好累,似乎当真在那个幽暗狭长的过道里走了一整夜。

“啪”一叠厚厚的报表摔在我面前,我一惊,抬头看见主任虎视眈眈的表情:“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还在梦游是不?把这些报表整理完,下午一点前交给我!”主任转身走到门口,脖子象弹簧一样扭过来:“对了,本月奖金扣你一半!”说完“砰”地一下关上了门。

我一阵发冷,裹紧了身上的黑色外套,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半个月奖金=一件新衣服没了。其实买衣服也无外乎黑白两色,工作关系没法穿鲜艳的色调。别人问我工作单位,我总是含糊其辞——“宾馆”和“殡仪馆”发音也差不远去吧。不想看到人家听明白之后那种象见了鬼似的眼神,虽然在财务室工作,但人家总会产生极其恐怖的联想。

中午饭都没吃,总算弄完了厚厚一堆报表,送给主任手里。他鼻子“哼”了一声,算是满意的表示。我头晕眼花,飘飘乎乎地去了食堂。

“小u!”冷不防一声又脆又响的呼唤把我吓了一跳,张萍鬼鬼祟祟不知从哪儿钻出来了。看见她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整整一上午都不知干什么去了,也不说帮我分担下。听了我的抱怨,她满腹委屈地解释道:“主任打发我去跑银行,排了一上午的队啊,我也是刚刚回来。”

打好饭菜,一边吃,她一边神秘兮兮地说:“我刚才回来碰着我哥了,他说昨天火化了一具非常奇怪的尸体。”张萍的哥哥也在本单位工作,是个火化工,经常讲些诡异的见闻,吓得张萍夜里睡不着觉。可人就是有这种矛盾心理,越是害怕越是想听。

“你哥也是,知道你胆儿小,还总吓唬你干什么?估计今晚你又不敢睡觉了,千万别来烦我啊!”我白了她一眼。

张萍并不在意我的态度,看了看周围没人注意,压低声音附在我耳边:“他说那具尸体没有脸!”

我一口汤呛进了鼻腔,别提多难受了,咳了半天才道:“什么?”不知为什么,一瞬间,脑海里浮现出昨夜害我迟到的那个梦,梦里的那个女孩子。

“真的,他发誓说千真万确,那个女孩儿面部象纸一样的平,什么都没有!”

“讨厌死了,编这种鬼话来吓人,你哥真坏,吓你连我也跟着沾光。”我狠掐了她一把,饭也不吃了,转身就走。

“哎,小u!他的样子可不象说谎呢!”张萍显然没料到我这次表现如此胆小,因为以往每次都是坚持听完了,还要捎带安慰她几句的。其实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这个没脸女孩儿的事情会有些心惊胆颤,难道和昨晚的梦有关吗?我不禁有点儿嘲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和张萍一样胆小如鼠了。

晚上回宿舍吃完饭,天刚刚擦黑,突然听到敲门声。一开门,张萍夹个枕头挤了进来。她和我一样住单位宿舍,听完她哥的故事,十次得有八次跑来和我挤一晚。

“喂,你还真是不幸被我言中!”我哭笑不得,看着张萍无比灿烂的笑脸,也是无可奈何,何况我今天也有些心里发空,巴不得有个人和我一起睡,但是我不会表现出害怕的样子,自尊心要保护的哦。

>>

一起看了会儿电视,洗了澡就钻进被窝儿。已经快十点了,关了灯,黑暗中张萍突然道:“小u,我还是怕,一闭上眼就看到一个没脸的女孩儿。”

“你还找掐是吧?再说这个,我把你扔门外去!”听她这句,我心脏也猛地收缩了起来。

“你、你也害怕了么?”张萍声音颤抖着。

“切,我怎么会怕?我是受不了你吵我睡觉,再扣半月奖金,你给我补上?”

听说涉及到经济补偿,张萍终于闭上了嘴巴,郁郁地睡去了。夜象巫师的斗篷释放着催眠的魔咒,一片沉寂之中,我也在时钟的嘀哒声中昏昏沉沉地进入梦乡。

非常遗憾的是,我又来到了那条似曾相识却无论如何也走不到尽头的楼道,还有那个完全看不清容颜的女孩儿。

“你是谁?为什么要变成我的模样儿?”我现在已经不敢相信这是个梦了。

“姐姐,我约你出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上次你一定要看我的脸,我怕吓坏你,所以情急之下变成了你的样子。其实,我是没有脸面的。”女孩儿依然站在距我五六米的地方。

我的预感应验了,她,果然是昨天已经被火化的没有脸面的女孩儿,一阵战栗,尽管身处梦境,我也感觉到自己的发根“唰”地一下全部直立。

看出了我的极度恐惧,她淡淡地道:“我不会害你的,因为我们前世曾经有过姐妹之缘,这也正是我来找你帮忙的原因。你是不是觉得这里有点儿眼熟?因为这里就是上一世我们曾经的家呀!”说罢,她抬手向楼上一指,这幢老楼的一个房间亮起昏黄的灯光,隐隐还有女孩子们的嘻笑玩闹之声传来。

“姐姐、姐姐,我要跟你换布娃娃!”思绪飘飘乎乎地游移着,我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弱弱的声音又打断了我的回忆:“姐姐,你记起了吧?我们曾经是一家人,住在这个地方,尽管今世我们成为陌路人。”

“你、你怎么会变成无脸人的?”

“唉,” 女孩儿轻叹了声,“怪我今世没投胎到好人家,这个爸爸是个赌棍,妈妈被他气跑了。我勉强能够到锅台的时候就自己去做饭了,因为太饿,爸爸经常好几天不回家。有一次不小心把炉子碰翻了,滚开的油汤泼了自己一脸,不但眼睛瞎了,整张脸都毁了。后来长大些去医院整了容,去掉了烫伤的疤痕,可是整张脸庞却象一张白板。这个样子没有办法见人,活着也没有任何意义,我自己结束了暗无天日的生活。可是死后因为没有面孔,连牛头马面也拒绝引领我去阎罗殿签到,这样就只能变成孤魂野鬼四处游荡。偏巧昨天我遇到了你——我前世的姐姐,我真的非常怀念那一生跟你相守的时光,你一直都很爱护我,所以我忍不住约你出来见面,也想请你帮我找到一张脸,这样我就可以转世投胎了。”

听了她的叙述,我难过地低下了头,我前世的可怜的妹妹,我该去哪里找到一张脸来帮你呀?

想了许久,我毅然抬起头:“用姐姐的吧,你拿去,这样就可以转世为人了!”

“姐姐,”她哽咽着向我扑来,长长的头发飞散到脑后,整张脸暴露出来。这回终于看清楚了——没有五官的面孔好象敷了一张白纸的平板,鼻孔处有两个小黑洞,茫然地张望什么似的。

“我怎么可能要你的脸?我怎么可能要你的脸?”她穿过我的身体消失了,我惊出一身冷汗醒来了,清冷的月光从窗外投射到表盘上,时针仍然嘀滴哒哒地摆动不止,凌晨一点半了。

我长嘘了口气,恶梦终于醒来了,再过几个时辰天就亮了,我暗自安慰自己。翻了个身正想继续睡,却赫然发现身旁睡着一个无脸人!

我使劲儿揉了揉双眼,再仔细看去,借着灰白的月色,一张毫无表情的平板白森森地枕着张萍的枕头!!!天啊,妹妹,你怎么可以?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