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垃圾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开面包车带弩枪偷不成就明抢

发布时间:2020-07-13 11:40:36 阅读: 来源:垃圾桶厂家

导盲犬乔乔,在被掳走35小时后回到主人身边。

乔乔被偷走事件,引爆了舆论热点。最终,乔乔被偷狗者悄悄送回,并附上了“请求原谅”的纸条。

不是每一只狗都有乔乔那么幸运。在许多郊区以及城乡结合部,偷狗的行为也并不会因乔乔被偷事件而停止。偷狗者使用弩、射枪等装备,将麻药甚至毒药涂抹在箭上。更有甚者在被发现后随即举起棍子对向狗主人,偷狗公然变成明抢。偷狗者将狗卖给收狗贩子,再由他们装车发往不同地区,最终一车狗难逃端上餐桌的命运。在贩狗愈演愈烈的十几年中,已经形成了偷狗、贩狗直至被端上餐桌的利益链。

盗狗

偷狗已成风 现在变明抢

一辆面包车,经常在村子里闲转,并不会引起太多人注意。

踩点,实际是车上人的主要目的。

踩稳了点之后,便会在很短时间内将一条狗麻翻在地,塞进面包车就会消失在村子里。房山区一名村民就曾遭遇到了一个盗狗团伙,他家的五只狗,在一天之内就被盗狗者抢走。“正要报警,几个年轻人一哄而上,举起棍子威胁称,如果敢报警他一家人就会遭到报复。他只好眼睁睁看着自家的狗被抢走。”这名村民现在已经不敢养狗,“怕好好的狗被偷盗,也担心与偷狗的人发生冲突。”

“上世纪90年代后期,形成了一种食用小动物的产业,猫狗成为产业的一环。”首都爱护动物协会会长秦肖娜对《北京晚报》记者表示,吃猫狗的情况此前从未出现产业,在一些省市吃狗肉是较为个别的现象。上世纪90年代,曾经在一些省份饲养过大型犬种,作为食用犬进行饲养,但是养狗场很快便纷纷关门。“养狗无法群养,如果大规模养殖便会出现防疫问题,医疗成本很高。狗非常能吃,吃的成本也很高,狗场无法收回利润。”

但是狗场的倒闭,并未减少人们对食用狗肉的需求。“去民间盗狗、抓一些流浪狗卖肉。这样盗狗就在2000年之后开始成风。”秦肖娜说,这样就不需要大量投入成本,成本非常小。盗狗的主要区域在北京的郊区、城乡结合部以及北京周边的河北农村地区。

手段

上麻药射狗 20秒就偷走

不久前,河北省威县城区居民王先生自家养的黑背犬被偷。“我们这常发生偷狗的,我觉着我家的狗特别凶,别人抢不走。”

但王先生的黑背就被盗走。被盗当天,他的黑背犬拖着受伤的身体跑回家里。“腿上一块很大的伤,是被带钩子的枪打中腿,然后用钩子把狗拖走。它最后就是生生地挣脱了钩子跑回来。”王先生为爱犬消毒、手术治伤。但是治好伤后一个月,这只黑背犬又被盗走,这次再也没有回来。

威县动物保护组织负责人表示,在当地的一次调查中发现,80%的养狗村民出现过自家狗被盗现象。偷狗的弩与带着钩子的枪上通常抹着麻药,有的钩子上甚至还有毒药。

“有些偷狗的人开着面包车在村里转悠,在路上看见狗就打开车门,伸出个狗套子套住脖子一拉就拉车上了,时间也就不到一分钟时间。”房山区一名村民说,在村子里几乎每家养的狗都有丢失。从动手到得手,前后不到20秒。

秦肖娜曾在出京的高速路旁看到许多小贩在贩卖盗狗的工具,“有枪有弩,也有钢珠枪。要价都在千元以上,在弓箭上可以装麻药,也可以装上毒药。”

“有一种方式是‘吹管’。”一名曾与偷狗人有过接触的动物保护者表示,针管一般装的是麻药,有的装有“三步倒”等毒药,只要击中狗身体,狗便很快倒下。“大型犬已经成为许多盗狗人的首选,体型庞大能卖个好价钱。”

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教授郭鹏在《盗贩狗黑色产业网始点与终端初步调查》中写道:“80%以上的农户家的狗被盗过,盗窃犯的手段不断升级:由原来‘收杂皮’小贩的顺手牵羊的药狗,到二人骑摩托车式的药狗、毒镖射狗和套狗,到现在的三到五人的面包车集体‘武装’作案,以网、绳套、麻醉镖、麻醉枪来盗抢狗。”

贩狗

不管什么狗 每斤七八元

“不管什么狗,都一斤八块钱,只要你有狗我就收。”一名收狗贩子说,不管是大狗小狗,不分犬种都统一价格。“在我的眼里,我不管是什么狗,要的就是它身上的肉。”

“一斤七八块钱吧,你要是数量多的话钱就多给你一点。”另一名收狗贩子并未将每斤活狗的价钱定好。

收狗贩将收来的狗集中在一起,达到一定数量后,便会用大车将狗运往外省市。“快的时候一两个星期就能弄三四百只,有的时候也得一个来月才能收够。”一名收狗贩子说,一般都有固定的销售点,比如主要销往在某几个城市,到了当地后再进行屠宰。

在高速公路拦截运狗车辆,成为动物保护者解救被偷盗小狗的常用做法。秦肖娜曾经遇到了狗贩子被动物保护爱好者截下后,弃车而逃,“因为狗贩子对狗的来源心知肚明,他们也担心志愿者报警后给他们招致麻烦。还有很多直接威胁恐吓,甚至动手打志愿者的狗贩子。”

不久前在京哈高速公路,一名动物保护志愿者跟着一辆运狗车,狗贩子发现后,向车外撒了很多碎钉子,志愿者的车胎被扎爆,“运狗车就这样从我的眼前消失了。”

山东大学郭鹏教授和首都爱护动物协会分别在山东、河北、河南等地一些农村的调查显示,盗狗已经形成风气。秦肖娜表示:“村民养犬被盗已经不是个案,偷盗者伤害村民及村民打伤盗狗者的事件时有发生,这在一定程度上危害了社会治安。”

运输

一车一张证 上路便无阻

在秦肖娜看来,狗被偷狗人偷来之后,都被狗贩子收购,通过长途运输运往其他省市。“在这个黑色产业链中,长途运输也是很重要的一环,因为运狗的货车必须持有有效检疫证明。”

根据农业部发布的《农业部关于进一步加强犬和猫产地检疫监管工作的通知》,明确规定调运犬、猫必须逐只按规程实施产地检疫,逐只出具检疫证明。

秦肖娜曾经在高速公路上截过一车狗,狗有大有小,犬种不尽相同。“工作犬、藏獒都有。”

经过检查,绝大多数狗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病症。“一共有400只左右,几乎都出现了狗瘟。还有怀小狗的母狗在狭小的空间中,子宫被挤出来了。”秦肖娜说,运狗的车主拿出了一张检疫证明,并非一只一证,“这车狗最终被截了下来,通过治疗、认领、领养的渠道,慢慢地让这些小狗都找到了原来的主人和新主人。”

一名曾经多次参与拦截运狗车辆的动物保护志愿者发现,许多狗贩子会手持一张由基层动物检疫部门开具的检疫证明,凭借这张证明就可以进入高速公路行驶。“如果不遇到拦车的志愿者,几乎就是畅通无阻。”

风险

病狗上餐桌 食客须思量

狗贩子将收来的狗,以每斤20元左右的价格卖至外地屠宰场、餐馆。秦肖娜说,病狗被加工上了餐桌,对人的身体健康构成直接威胁。

有一次志愿者拦截了四百多只狗,最后检查发现,患病率高达100%,所患疾病从犬瘟、焦虫病等传染病到肿瘤均有。秦肖娜表示,焦虫病可以通过血液传染,这些狗集中在一起很容易相互传染。狗瘟在几百只狗挤在一起的运狗车上很容易大规模暴发。“患了病的狗是不能食用的,食用者容易感染上旋毛虫病等,危及健康甚至生命。”

一名狗贩子表示,每只犬的检测费用大约为300元至500元。一车一般在四五百只的规模,“如果一犬一证,那钱就海了去了,别说挣钱了,还得赔钱。开一个证拉一车狗,运狗的都这么做。”

北京建祥宇律师事务所公益律师蔡春红认为,相关部门应加强规范市场秩序,强化检疫监督管理。同时,也应逐步引导公民文明健康的消费观。“目前的法律法规在一定程度上对盗狗、贩狗、运输、送上餐桌都有很大的制约,但是在执行中却很难见到成效。被偷的那些狗,绝大多数没有检疫就端上餐桌。”

在秦肖娜看来,在这条带血的贩狗利益链中,相关部门应恪尽职守履行职责。(记者 赵喜斌)

天津制作西服

赤峰定做工服

景德镇西服定制

相关阅读